奋楫勇进做尖兵——陕勘院西宁至成都铁路勘探纪实
时间:2018-07-09 浏览次数:

“我们正在当地政府协调钻机进场的工作,这会有点忙,回头再联系。”

说着话,何晓勇匆匆挂掉了手中的电话。有点忙的可不止老何一个人,自从2017年底以来,陕勘院西宁至成都定测勘探项目部的数百号职工都忙得不可开交,作为负责第三钻探队协调工作的一员,何晓勇只是他们当中的一个缩影。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新发展理念,为未来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指明了路线图,并对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迈进作出了新的部署。对长期从事铁路勘察事业的勘探人而言,国家一系列宏观政策的出台无疑为大家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但同时,更加严格的环保要求和技术标准给传统生产模式带来的巨大冲击也是不言而喻的。机遇与挑战并存,全体陕勘人在国家铁路事业高质量发展的历史新时期担当着新的使命。

相距一千余公里,陕西已是四月芳菲,但西宁至成都铁路勘探现场仍然大雪纷纷、雨雪交加,进入2018年以来,当地的雨雪天气频繁,平均三五天就下一场雪,气温低至零下二十多度。对辛勤劳作的勘探队员来说,这个春天有点冷。

见到陕勘院勘探队队长蔡海军的时候,他前一天刚刚从西宁至成都铁路现场下来,聊起项目现场的情况,他一个劲地摇头,感叹兄弟们“不容易”。“不容易”是每一个勘探人对于该项目的真实体验。“项目勘探现场位于海拔3200到3400米的川北高原上,深孔钻场海拔甚至达到了4000米以上,好多人都出现高原反应症状,非战斗减员现象时有发生。”负责勘探现场生产的勘察部副部长何海峰告诉记者,近期现场突降雨雪,有些地方积雪达到1米深,受恶劣天气影响,钻机搬家等工作难度极大。由于钻场主要分布在渺无人烟的无人区,从沟口需行进13公里到达中线,再前行3、4公里才能抵达钻场,没有路可走,只有崎岖盘桓的羊肠小道。加之国家环保要求极高,当地政府明令禁止破坏草原生态环境的行为,动草皮修路环保审批手续极其繁复严格,以往采取大规模修路保证钻机进场、搬家的生产组织模式彻底行不通,这无疑让艰难推进的钻探工作再遇“拦路虎”。

“工期始终是压在勘探人员身上的一块大石头,为确保院5月份开放设计要求,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谈起这条线,主管生产的陕勘院副总经理赵峰并不轻松。的确,作为铁路勘察行业一支具有优良传统的尖兵队伍,陕勘院既承担着为国家铁路事业提供高质量产品的历史重任,同时也肩负着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中国的艰巨任务。“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取舍之间,方显不凡。

根据院全线生产计划,截止到四月下旬,四队范围内玛莫柯沟无人区内尚有2.8万米左右的钻探量,三队则岔国家自然保护区和牧场村范围内的近30个钻孔也因为环保审批手续等因素,已经成为全线最难啃的“硬骨头”。“再难也要按期保质完成任务。”年轻的勘探副队长闫晓龙骨子里透出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他虽然没有参与这个项目,但在西宁至成都铁路勘探现场,像他这样充满激情、无所畏惧的年轻人还有很多,杨振、高雷、王永宏、孟映照,这些通过近几年诸多重大铁路勘探项目历练,脱颖而出的勘探骨干,已经在陕勘院各个生产一线担当重任。当然,诸如刘永军、欧阳伯舟等中生代也依然活跃在勘探生产的最前沿,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传帮带作用,这既是一种历史的传承,也是陕勘院勘探队伍之所以活力迸发的不竭泉源。

若尔盖玛莫柯沟工点位于班佑乡无人区,这是一片被当地藏民称之为“神山神水”的域外之地,此段线路延伸约17公里,按钻孔位置分布分为三段,钻探量大概2.8万米左右,通往线路钻孔工点没有任何可供队伍通行的道路。2017年,为了打通一条进出该段线路勘探现场的大通道,陕勘院上下费尽周折,但这一方案最终因修路环评手续办理异常困难、当地村民坚决反对而被放弃。今年以来,随着西宁至成都铁路建设步伐加快,作为设计基础专业的勘探工作面临巨大压力。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入春以来,当地连续的雨雪天气给本就异常严峻的勘探形势雪上加霜,接踵而至的困难和挑战不断考验着陕勘人的勇气和智慧。

工期就是命令。面对种种不利因素,陕勘院勘探队伍并没有示弱怯战,“再难也要上”,这是每次面对急难险重任务时,陕勘勘探队员们的一致心声,这种信念从未动摇过。4月8日晚,风雪肆虐的川北高原夜色沉沉,此时,陕勘院勘探健儿们正集聚在一起,在位于若尔盖的项目部驻地召开专题会议,经过与会人员热烈讨论,一个关于无人区钻探搬迁的大胆方案迅速成型。根据任务安排,勘探队伍将整理辎重,拔营而起,采用“人海战术”,将钻机等重型设备化整为零,主要依靠人拉肩扛的原始劳作方式运送进去,马匹、摩托车、小型的履带拖拉机成为仅有的几样像样的搬迁工具。一场高原“大迁徙”悄然拉开序幕。

彼时的川北高原依旧风雪弥漫,勘探队伍沿着踏勘的线路朝着海拔3500至4000米的无人区奋力迈进。一路上,两边陡坡,中间沼泽地,加上风雪低温、摩托车损坏、油料补给不足等,行进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队伍每前进一段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每天高昂的成本自然不在话下。用老钻工刘永军的话说,这段搬迁之旅终于让大家体会到了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艰难。虽然是玩笑话,但只有置身其中,才能体会得更加深切。为解决搬迁过程中勘探队伍的后勤保障问题,项目部提前为机组准备了干粮、自热饭等简易食物,配齐了帐篷等生活物品,大家白天行军,晚上扎营,由于地形条件和气象条件极为恶劣,队伍行进中不得不小心翼翼。欧阳伯舟等项目部管理人员个个都是外业勘探的行家里手,深知野外工作的复杂性,欲速则不达,只有确保人员、设备万无一失,才能为后续工作的有序推进赢得先机。

独行快,众行远。在荒无人烟的无人区里,危险无处不在,深更半夜里,大风掀翻帐篷的状况时有发生,队员们不得不一次次从睡梦中爬起来搭建“新家”,折腾大半夜,人困马乏,天一亮又不得不收拾行囊继续赶路。短短20多公里的行军路,整整16个昼夜,勘探队伍披星戴月,以铁一般的意志品质和无缝隙的团队协作,出色地完成了一次堪称创举的“极限挑战”。然而,风餐露宿、栉风沐雨对这群平均每年出工天数超过300天的勘探健儿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钻机终于如期坐孔,这意味着距离兑现5、6月份的计划工期承诺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但此时还不是可以庆功的时候,勘察健儿们已经做好了迎接下一次挑战的准备。

盖有非常之功,必有非常之人。项目协调工作同样千头万绪,每一次协调、每一场谈判总少不了项目部协调团队的艰辛付出。2018年春节后,陕勘院西宁至成都铁路定测勘探三队承担了线路内1.4万米左右的钻探量,作业范围主要集中在合作市、夏河县、碌曲县的9个乡镇,在127公里长的勘探线路上,沟谷、山地、林区遍布,钻探取水十分困难,加上线路规划桥、隧比例高达90%以上,协调工作无疑成为关乎项目成败的关键一环。项目伊始,跑当地政府,为村民宣讲国家政策,向院指挥部、各个专业汇报沟通成了项目协调员何晓勇和王东红每天的必修课,在大家的印象里,老何和小王不是在协调就是在去协调的路上。功夫不负有心人,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终于换来当地政府对项目工作的理解与支持,4月10日、24日、25日、26日,甘南州、合作市、夏河县、碌曲县分别召开西宁至成都铁路项目协调推进会,就保证该项目勘探工作有序开展作出相应部署,这无疑给全体勘探队员们注入了一支强心剂。拿到这样的结果,何晓勇终于可以释然了:“那些冰冷的河水终于没有白趟!”

春风化雨润无声。面对新时代的呼唤和严峻的竞争环境,向质量要效益越来越成为全体陕勘人的共识。如今,在西宁至成都铁路勘探现场,这支有着深厚底蕴和光荣传统的陕勘先锋队正以开拓者的勇气和先行者的智慧,精心编织着建设一流勘察强企的光辉梦想,奋斗着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未来美好的发展蓝图,正在勘探尖兵手中徐徐展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万博manbetx官网